主持人:下面请广州美术学院院长赵健教授作报告,掌声有请。今天赵健给我们演讲的主题是“解读设计”。

  赵。我是四川人,赵健,刚满50岁(观众掌声)。这个图面上有三四个人坐在这里,他们在干什么呢?没有人知道?墒俏颐前鸦肪撤趴硪坏,大家就逐渐有感觉了,基本明白他们是在干嘛了。他们就是在做行为艺术。我们发现一个极其普通的环境、比如普通的水泥地、普通的砖墙,这些都是我们设计的主要的载体。随着人的活动不同,这些简单的载体也在随之变化。在这里,很显然这个环境已经是一个艺术圣殿了,可是形成艺术圣殿还是这些普通的水泥砖。我想中国的室内外设计走过了20多年,就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炉火纯青了。但我们会发现,图面上有一个同质化的倾向,反映在我们设计师上,还出现另外一个现象,就是见物不见人。我之所以在报告开头放几张这样无聊的照片,就是要大家重新回归你是为了谁服务的?是为水泥、装修材料服务还是为人服务?第二,人的行为在我们设计的限定上、名称上、术语上,我们简单的定义为搞客厅、卧室、洗手间、厨房,这对不对?对,太对了。对的值得怀疑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厨房、客厅、卧室、洗手间他们全是名称,假定我们换了一套语术怎么样呢?我们讲一下客厅,各位,你家的客厅是会客的吗?我想现在的客厅已经大大被削弱了,已经成了不会客的客厅了。成了家里人不睡觉的时候待的最多的地方,是这样吗?(大家鼓掌)。卧室呢,卧室可能是两口子或者单身汉睡觉前最享受的时候。享受真人、平面上的假人。

  我讲的这些都不是名词,而是我们忽视的事,这些事是用动词来串联的。我们要改变在设计当中见物不见人的状态。怎么办呢?就是要努力的从我们熟悉的设计术语、设计名称中由名词转换成动词。这里有一块墙壁,这个墙一看是老墙,两墙的两边是咖啡吧的准备间。这边是客人坐的主要、这边是料理间。这堵墙很显然是过去留下的一堵老墙。我们见物不见人最重要的就是墙体质感的处理,这个墙原来是白墙壁,之后由于那个时代的需要,又涂上了毛主席语录,现代人把毛主席语录留下了,旁边留下了白色的痕迹,剩下的地方把砖墙剁了一次,然后开了两个孔。在今天这个时代,材料有价,站在设计的角度来看,材料无价。去过北欧的朋友,按照中国的惯例旅游线,都会走过诺贝尔的领奖大厅,那个领奖大厅整个室内就是这样做的。就是剁过的红砖墙壁就是他的领奖大厅。大家可以想象吗?

  大家还记得刚才睡在地上人的照片吗?人的需求往往是动态的反映出来,而我们设计师用名词的方式解释设计的范畴,从而见物不见人。这块墙壁告诉我们墙两边各是两个空间,要穿越的话要经历这个范围?墒窍执纳杓剖Υ蛄肆礁龆,断壁残垣,这样这个酒吧的设计点就在这里,未做加法,而做了减法。对一个客人来讲,他有一个依靠的感觉,是非常安全的感觉,同时又可以侵占室外的地方,是一个享受。在特定的室内设计目标,形成了这个设计师做设计的取向。从这一点来讲,设计绝不是要解放思想、大胆想象的过程,而是从限定当中开始设计。这里的限定,一个是就这个房子,第二,他是一个酒吧,第三,在这个酒吧里,你要提供什么东西。很多设计师就尽量提供多的东西,于是我们把设计当做加法设计,我们脑子里很难把设计跟减法联系在一起。

  在这里这里呈现出的一张充满幻觉的画面,上面这部分是一块水泥墙。为什么有幻觉呢?我想无外乎两个原因。由于这块的透视本身会给大家造成幻觉,更重要的是形成幻觉的视觉假象跟地面、小台阶是完全一样的。三维立体给人视觉以外的全方位体验,二维只是一个幻觉幻象,然而二维空间采用的三维立体空间采用的材质完全是一样的。这给我们以下启示,实实在在的材料可以形成非现实的幻觉。

  我们根据上面的概念继续往下看,这是某大厦的快到室外的一个空间。透过这个位置我们可以认为他是室外,当然这里都是室内的某部分。透过单向镜面反向玻璃幕墙,人们在室内的部分所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室外的景象。我们走进看一看,呈现的还是室外的现象。设计师有一个很明显的价值定位,就是在这个空间室外的价值大于室内。于是不管室内还是室外,他所追求的感觉都是一个室外的感觉。各位再来看一看一些细节,地下是以光面石材为主的铺设,这里室外的地面跟室内的地面在功能上限定条件最大区分是,室外地面采用的防滑的处理,都是毛面的,室内都是光面的。我们感觉到室内外最明确的限定实际上是玻璃墙。然而玻璃墙所划分的界限却没有把室外和室内刚好划分完毕,我们看到室外走进了室内。像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本身,客观上都对前面两位老师(李老师、姚先生)所讲的创新是一个最好的支持;痪浠八,创新未见到是一个很大的事,也许创新是从一个很大的事当中一个比例极小的小事来呈现所谓的创新。比如说在这里可能有创新,这里太简单了,简单的没有理由做这个设计了。我们继续往下看,顺着走过来,当完全走过来后,我们发现他的设计起点实际上是旧建筑的改造,然而旧建筑只占了整个建筑的极小的一点,他借助了旧建筑无中生有、小题大作,呈现出一崭新的建筑。我想无中生有、小题大作这两个字眼很有意思。大家设计要制造理由,理由可能是极小的,这个理由可能是很实在的,然后小题大作、无中生有。

  这个建筑很熟悉了,伦敦建设的千僖桥。桥的这一头尽管是发电站,但是变得可以反映这个世界的当下,千僖桥链接了过去、今天。过去全人类都说伦敦是一个雾都,今天这么四五十年来,伦敦今非昔比,他的形象不再是已经日落的形象。今天在时尚界、设计界,有多标杆、坐标都从这里开始,而不是纽约。他的功能就是链接不同的时代、不同地域纽带的东西。所以,千僖桥的存在有理由了,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大家还记得刚才墙上的幻觉吗?千僖桥也呈现出了一个幻觉的景象。今天我们反日,不讲日本的建筑(大家鼓掌),崇洋媚外,我们继续讲讲国外的东西。你看周边是老的社区(图),这些串联起来的桥就是这几年做的。这里把老社区激活,又形成了很小的点,把所有的老社区在一个非生活的层面上连接起来。在一个老的街区穿行,是一个生活化的,行而下的。在这里,下面穿行的人和上面穿行的人都互为关照点的时候,这个桥要建设的理由就成立了。今天我们做城市建设,讲到马路,大家想的都是把马路加宽。但是有时候,把马路加宽是一个见物不见人的做法。这里是压缩宽度,使人有一种摩肩接踵的感觉。实际上内外不分家,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建筑,这个建筑到了马路边上嘎然而止,连个顿号都不打。跃过马路又开始了,一直伸向海边。在这里对马路的尊重就变成了他做这个设计的理由,小题大作的起点。从天上看,整个建筑就是被马路拦腰切断的感觉。这是芬兰的北极圈博物馆。

  对不起又要讲到日本的事了,这个是中日最好的时代干的活,不是小泉的时代。30年代的时候,当时为了开发新城,这里我同样要说到见物不见人的宗旨,人们住在这个房子里,家庭主妇买菜要通过自行车通行。自行车从自己家走到能够买菜的商店所走的路是不可能跟汽车并排在一起的,汽车跟人完全是在不同的层面上,至少落差在4米以上的距离。当把自行车停过来后,徒步跃过一个桥去买东西。这个区每个人都是这样做的,所以自行车是很安全的。各位注意看看这个小小的装置,这个装置就是给自行车通行所做的限制的设计。很显然骑自行车的人一般无法骑过去,只有推过去。对残疾人的轮椅、小孩的推车来讲,绕个弯就可以进来了,大家想想,在我们设计当中,在我们以提高密度及质量、见物不见人的室内设计当中,我们有多少设计师想过你还可以制造你的设计价值和理念。

  各位看到的这些东西,是不是给我们理由的机会呢?甲方一般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可这是由你提供的设计价值。在座100人中有70人可能都会谈节俭主义。但愿这几张图片能给大家留下的一个印象:那就是节俭并不等于功能也减少,节俭对应的是功能要增加,功能是你设计出来的、是你小题大作出来的、是装修商店买不到的。大家看到这个某城市的公园,基本上没有什么设计,然而设计师设计了这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呢?是让机动车不让他进去。我们习惯于用标准的警示柱不让汽车进去,然而在现在的发达社会,把技术都隐藏在自然当中了。这是香港的建筑,这片当中的设计是一个典型的限制设计。这里是菲佣聚集的地方,然而只有这个雕塑永远崇高,没有人坐的过去,这又是一个无中生有、小题大作的设计。我们今天的设计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名词来面对设计。只要不是办公的空间就是休闲空间,大家想想休闲有多少种?在今天这个时代,借用20多年前革命的语言,叫做“不是左,就是右,中间道路没有的”。我想今天的设计时代也是这样的,我们看看这座建筑也是旧建筑改造,新旧一条线之隔,千万不要旧里面加点新的,新里面加点旧的,这是我们中国人之很容易想到的融合。这个建筑中旧的摇摇欲坠,还在地下留下一块旧的东西,还放一个梯子让人专门看这个烂石头。要制造一个理由给旧东西珍贵的价值。我们看看新的东西怎么做的,各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跟见物不见人相反的,都是为人服务,他希望人靠左站,以便把右边让给走快的人(见图,日本扶梯建筑),于是他放了脚印?熳咄甑氖焙,上面告诉你,要到终点了。在进去前,告诉日本人请从里面走,同时告诉看不见的人,往里面走。另外还有声音提示你,“开始了,开始了,请靠左!,已经到了,到了,注意脚下!”。这中间有一个扶手,上面是是暖灰色的,这边又有两个黄色的点警示你,人们扶着栏杆之前首先有立柱给你提示,而这边扶手有一点的高差,所以给你一个警示。

  这里是白云机场,全国最大的机场。在他的扶梯开头,他也有很多设计,但是恰好没有针对具体的分众的东西。白云机场做了这么昂贵的识别系统,能看到什么呀?只看到反光。这个顶上的区分标志,上面还盖了一个透明的有机玻璃的装饰,还能看到吗?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设计是典型的见物不见人的设计。我们看看这张图片,一个价值远远低于广州白云机场多少倍的轮渡,我不多讲了,各位可以自己看看有什么不同。我想所谓的“以人为本”在这里得到了绝对的表现。这里是一个桥的基本介绍,各位设计师把这个看完的话,这座桥的事就清楚了。但是桥离这个牌子很远,很简单,不识庐山之面目,离开庐山就可以看的更清楚了。这个牌子所摆放的位置就是他的客观价值。

  这是奔驰车陈列馆,当我们看到奔驰把发动机悬挂在天上,我们可能不太习惯。当到了2楼的时候,这些玩意儿感觉没有在天上,是跟我们人民群众心连心的。在我们设计当中,能不能不是1+1=2?把一个物品放在非逻辑的位置上,本身就形成了一个展示的特点。第二,在展示的物品又放在一个非逻辑的位置。所以前面的大桥给了我们启示,我们有的时候需要把距离拉开。这个奔驰博物馆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启示,有时候对空间的理解,如果你是以人为本的话,你会发现人的行为未在你设计的界面上,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大家给我们做的精彩报告,里面涉及了人的行为、生活,再次感谢赵健教授。

 

im钱包支持bsc吗-正版下载imtoken钱包-imtoken钱包被公安冻结-token钱包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