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下位演讲嘉宾是深圳市红筑东方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继忠先生。

  孙继忠:各位下午好!今天没有什么准备,我直接是从课堂过来的。我觉得居室设计涵盖面非常大,我讲讲所谓的流行。流行归根到底是一种文化。因为他这个面非常大,他可以从服装、影视文学各方面都有流行的一些东西。我谈一点自己的感受,与时俱进实际上也是一种流行的东西,我想从这一点给大家做一点交流。

  我觉得作为一种文化从几个方面谈,第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从文化的根源里产生出一种分支。作为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大的方面还是要从我们老祖先发明的《易经》这方面探讨文化的根源!兑拙凡┐缶,我们做的任何行业都需要需他贯穿在一起,有天地阴阳、产生太极,太极出两翼,两翼出八卦。这样产生出了我们中国历史文化长河。接着看我们构成文化的一个基础。这里就谈到我们的道家、理家、佛教、中华医学,这四块构成了中国几千年的基础、源头。这些东西看似跟设计不太相关,但是实际上都是在范畴内相通的。在当今与时俱进的情况下,作为一个城市也好、国家也好,全部都在提倡做文化。借助“文博会”,从国家整个形势来讲,对文化这块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重视。设计只是大的范畴中一个小的分支。我们在分支里每的点位如何对接这些文化,首先我们要把大的骨干理出来。能够与时代同步,这是每个行业都应该遵循的。最终这些设计还是要回到文化的高度上来谈。所以我觉得做设计的话,技巧应用只是一个技术上的东西,技术上的东西他是一种经验。但是大量的经验还必须有文化做根源。这样我们在今后的设计当中能够走的更远一点。这是大的方面。我们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已经做了10、20年的设计,我感觉到还是要做细部,细部非常重要。有一个成功企业家说“细节决定成功”。细部是构成你成功骨干的环节。细部和细届不一样,细部是你能在设计中保持你作品的连贯性,再加上主干上有一个中心思想、文化做铺垫,然后你有大量的经验,细部去支撑整个产品的完整性。细部说起来的话,一般容易给人理解为细节。实际上从做人、做事来讲道理都是相通的。

  我们做设计的同时,首先不能忘了文化。不能忘了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就是做细节的东西。今天最好大家能够有一点互动,大家可以交流一下。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

  主持人:既然孙总有这么好的提议,我想大家有问题现在可以举手。

  现场听众:请问一下整个装饰行业以后的发展应该怎样把它做大做强,走怎样的路线?

  孙继忠:这个比主题还大了(笑)。

  主持人:时间比较紧了,我们可以提一些比较精彩的点的问题,这样可能比较好回答一些。

  现场听众:我想问一下深圳现在的文化趋势应该是什么?大家都说她是一个很年轻、很激情的文化。大家谈的更多的传统的东西,局部来针对深圳这块,我觉得她应该有一些代表性的东西。

  孙继忠:深圳文化最大的特点和特征就是她的包容性很强,最好的作品在这里,最差的作品也在这里。要就今天的设计论坛会来讲,我们就单指设计,我们深圳的作品每年在全国获奖率最高。全国任何一个城市都赶不上深圳的同业队伍,大概深圳有2、3万室内设计师,所以好的作品也都在深圳,差的作品大家也都能看到。

  其实我觉得真正的文化还是在中国,中国有几千年历史,很多东西都是从中国走出去,然后又回来。我觉得今后政府从打造设计之都、提倡民族素质这方面应该多多关注这方面。

  主持人:还有哪位朋友想提问题。

  现场听众:请问您对深圳地铁设计的看法,他能否体现深圳本土城市的内涵和个性?

  孙继忠:地铁设计首先是满足一个功能性的东西,他风格各方面来讲,其实是政府加入了大量的成分在里面。这种东西最主要是满足基本功能的东西,从艺术性各方面来讲,他还是功能决定一种形式。我觉得深圳的地铁设计应该来讲还是没有很强的艺术特色。

  现场听众:深圳地铁代表城市的小局部,我觉得这更加值得设计师去思考。他不仅仅是说要体现一个文化,很多地方都可以体现文化,为什么不能满足功能的同时又满足了文化,这应该值得大家去思考。而且功能方面的要求也不是尽善尽美,所以功能和它的思想内涵、文化等各方面的表达,都需要设计师去思考。而不仅仅是说马马虎虎的敷衍过去。不是说政府的工程就可以这样去做。我觉得有可能东西都要这样去考虑。就像贝律宁他设计单体设计要考虑到与城市的互动,这一点是最重要。谢谢!

  主持人:谢谢这个小姐。我觉得他提的是一个难题。我们请孙总谈谈这个问题。

  孙继忠:政府的项目我几年前就做过,包括麒麟山庄三号楼、老的迎宾馆、江苏省委项目,和政府打了不少交道。我觉得不能抱怨,还是要注重细节,这个细节包括人格魅力的细节、设计水平的细节、文化内涵的细节。有些东西还是要靠引导的。不是说主观形式就可以决定一切,当你拿出你各方面的魅力,他们还是能接受的。我认为不要只理解成一个结点,这里面包含很多很多技术方面的东西,还有文化方面的一些东西。他是一个非常综合的东西。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就认为政府的项目特别难做或者特别容易做;故且窗压氐牧斓嫉南敕。我经常碰到一些项目,他们不提什么意见,完全相信你。你只是中间给他做一些汇报、沟通。碰到这样的情况,反而不容易做了。设计的条条框框越细、要求的越多,这种设计就容易做。反而给你一个东西,完全让你自己来决定,这样反而难做了。甲方他们设定了空间功能的个性,你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发挥,这样比较好做。有的时候,政府财政拨款就这么多钱,他们也知道这样做好,但是没有那么多钱,就无法完成整个项目。所以设计师从把握文化、材料造价等,就需要设计师有一个综合的设计。我把设计当成玩,简单的一个玩就说明整个设计的全部过程在里面。第一步,你玩什么?是玩打枪还是积木,这就决定了你的决策性了。做设计也一样,你首先有一个概念、有一个方向,你先拿出你的决策,紧接着就看你怎么玩。这中间就是一个实施的过程。你设计师有这个决策权,你是否愿意参加这个游戏,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你既然参加了,怎么玩呢?这期间就是你的创意,然后具体就是你的实施。整个过程,通过一个玩就已经拆成三部分。这个不经意的的词汇其实涵盖了整个过程。

  主持人:我觉得孙先生这个问题回答的还比较好。我想谈谈自己的体会,我觉得政府是中国文化最核心的代表,他应该是中庸之道。政府比我们面临更多的条件限制,他要为更多的综合利益服务、平衡。所以有的时候,他们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个状态,但是我想还是有非常多优秀的项目展现出来。我相信我们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共同的把这种文化与时尚、流行、中庸的东西很好的吻合起来。我对孙继忠先生的演讲有两点感受:第一,室内设计也是一种商品,他有好的,有不好的。不好的东西会慢慢的消亡。第二,设计就是对生活的感受,你对生活越敏感,同时会发现一些规律。

im钱包支持bsc吗-正版下载imtoken钱包-imtoken钱包被公安冻结-token钱包原理